我和游戏

从小我就喜欢玩游戏。不过彼时因为学业压力大,这种激情一直被强烈压抑。后来上大学、工作以后,便开始“报复性”的花费大量时间在游戏上面。

一直以来,我比较喜欢竞技类的游戏。很小的时候,在家里和父亲学跳棋、象棋、五子棋,后来有了小霸王学习机,和表哥一起玩《马里奥》《魂斗罗》和《双截龙》。然后是SEGA和《幽游白书》。接着是在各类游戏厅玩PS和《拳皇》《古惑狼》。

后来家里有了电脑,游戏种类变得丰富起来。不过也多是玩一些街机模拟器(拳皇)或是FIFA、赛车游戏。单人通关类游戏却总不能让我提起足够久的兴趣。尤其是各类RPG游戏,比如大名鼎鼎的《98仙剑》。各类电脑杂志把它吹上了天,开头李逍遥学艺、练剑、以及遇到赵灵儿等。开头的剧情我玩过无数遍,但始终自己没能坚持下去完全通关(虽然可能和它变态的迷宫系统脱不了干系)。

不过在坚持玩“大作”这件事上,我丝毫没有松懈下来。后来的《仙剑新版》、《天之痕系列》、《剑侠奇缘》等无数佳作,都曾在我那台奔腾4代电脑上驻足。他们的剧情如何精美,现在一点印象都没有。唯独还有记忆的,就是如何用金山游侠金手指修改游戏参数,使主角变成无敌状态。但主角无敌的时候,其实也是游戏失去魅力的一刻。这恐怕就是一种作弊带来的的诅咒。

第一次买次时代主机,是在毕业以后。那是还在北京,我买了人生第一台PlayStation。一起入手的,还有在网上广受好评的《最后生还者》(The last of Us,近满分的神作)。回家后,我兴致勃勃打开主机,进入游戏。半个小时后,因为强烈的恶心,不得不退出游戏,离开房间。后来我知道一个词,3D眩晕症,一种让人不能玩主视角游戏的病。所以很不幸,基本上所有厉害的3A大作,都与我无缘。

后来那台PS4就基本上一直用来玩FIFA,后来出国、生娃、工作,时间变得稀缺,游戏的魅力也慢慢下降。最终在trademe上把它打包卖了出去。

再卖掉它的时候,我觉得游戏真的不是生活中的必需品,可有可无。直到两年后,当所有电视、电影、娱乐节目都让我提不起兴趣,才明白,原来游戏才是我一直追求的休闲手段。不过相比追求制作精良、画面细腻的PS、XBOX,可能相对轻松休闲、简单随意一些的Switch更适合我一些。

于是最终在圣诞的Boxing Day,入手Switch。如今5个月过去了,它不仅没吃灰,还变得越来越香。

购机后,根据网上推荐,第一时间入手了游戏《空洞骑士》。这是一款十分良心的2D横版过关游戏,奇特的故事背景、开放的游戏模式、和富有挑战的操作体验,都让我沉浸其中不能自拔。前后花了大概五六十个小时,终于通关。通关那一刻,心里五味杂陈。好久好久,没有体验过,通关一款游戏是什么感觉。

就这样,游戏又回到了我的生活。每天工作、看娃之余,又不想学习了,拿起手柄,刷一会儿,MP瞬间回满。

这种感觉,就好像平淡的日子里,突然有一天,一个老朋友从远方归来,带着他数不尽的故事。从那以后,或饭后、或睡前,与他一起相聚、小酌,听他讲讲远方的那些故事。

You Might Also Like
1 Comment
Yuan Fu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