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西兰解封

今天新西兰终于解封了。

新西兰把疫情的影响定义为四级,其中四级最为严重。三月底,社区传染出现端倪。新西兰疫情响应方案公布没多久,便迅速从一级上升到四级,全国范围内封锁4周,所有人在家禁足。四级状态下,所有非必要服务均关闭。4周后,疫情初步得到控制,疫情等级降至三级。三级状态商家可以在不接触的情况下提供服务,外卖业回暖。两周后的今天,疫情等级正式降到二级,多数商家都可以开始营业。人们聚集的条件也放宽了,人们又可以“自由”活动了。

lockdown
手机广播的全国封锁通知

封锁刚开始,还是有点懵的。没想到2个月前国内的那种全城封锁,竟也传到了这个偏僻小国。网上买的口罩还没寄到,洗手液、消毒液各商店也都售罄。人们一窝蜂的出去屯纸、屯面粉甚至屯枪(??)。突然之间,就封城了。

好在新西兰地广人稀,“禁足”也不是绝对的。出门遛狗、遛娃、买菜、加油等基础服务还是允许的,只要遇人保持“社交距离”(social distance)就好了。第一天出门遛的时候还很不习惯,遇到人就要避让三尺以防接触。慢慢大家就都有默契了,遇到来人自动走到马路对面去。禁止出门的规定,令许多人不安,封城第二天,满大街都是遛弯的人。等大家渐渐适应了宅在家里,街上的人便慢慢少了。

相比不能出门,有更多的事情让人抓狂。

首当其冲,便是幼儿园关门,得自己带娃。在幼儿园,老师领着唱歌跳舞,小操场沙堆滑梯,教师里和小伙伴聊天,和各类玩具互动,时间和精力很快就消磨殆尽了。如今歇在家,精力无处发泄,旺盛的像小怪兽。每天我都趁天还亮着便下班,然后带女儿出去遛弯。穿戴好,一出门,她就像一个脱缰的小鸟,一遍大声唱歌,一遍快速向前冲……这种情况,当爹的也说不得,说了也听不进去,只能随着她的脚步,快速追上去……

bear hunt
封锁初期的”找熊大作战”(bear hunt)

其次便是远程工作带来的挑战。公司之前也有远程工作政策,时不时我们也都会在家工作一两天。但如此大范围、长时间的远程工作,还是头一回。远程办公初期,相比员工,老板更缺乏安全感。很多信息搜集不便,自然觉得不放心。好在这种感觉很快便消散。根据各人的反馈,得知大部分人在家工作,工作效率不降反升。专注时间变长了,工作时长也变长了……至于到我个人,更多的挑战还是来自于需要腾出时间陪娃。白天带娃浪费的时间,常常需要熬夜去弥补。坚持了一周熬不住了,就申请每天请假两小时,以平衡带娃的工时损耗。终于,在家工作得以可持续进行。

除了工作和带娃,封锁带来的另一大冲击,就是没有饭店营业,需要自己做所有的饭。正常时候,哪天懒了,点个外卖就好。封城以后,要想不饿死,再累也得强打精神去做饭。一顿饭还好,打开菜谱,按步骤123,凑合就能吃。但是做好每顿饭,复杂度就开始加速增加。频繁的备菜、炒菜、洗碗等体力活就不说了,单是“吃什么”,每天就够讨论一阵的。既要针对每个人的口味,又要考虑菜品多样性,同时还要和历史数据对比以避免重复度过高……如此想来,也就难怪在进入三级警报当天凌晨,人们在快餐店门口彻夜排队了。。

line for McDonald
三级警报当天,麦当劳门口的车流

其他方面,社交被限制、娱乐文体被限制。本来就宅的我们,如今更甚。这段时间里,FIFA技术见长,入坑动森;开始花更多时间读书,再次拾起公众号,并开始学习一门新技术。时间没有全被好好利用,倒好歹没有全部浪费,

盼星星盼月亮,今天终于盼到解封了。

常言道,21天养成一个习惯。在家憋了近两个月,憋着本身已经变成了习惯。今天突然解封了,一瞬间到有些手足无措。今天在路上,遇到一个熟人,闲聊之余,也下意识的保持着“社交距离”,真是奇妙。

另外,两个多月没运动,虚肉长了一堆。又™要开始减肥了。

You Might Also Like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