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年10月第二周 – 消防车

这一周,基本没有熬夜,健身坚持下来了。遇到一些人,谈了一些话,等想明白了,一起说说。

OKR

在阅读保罗R尼文关于OKR的“小黄书”时,越读越困惑,越读越沮丧。这套OKR看起来很好,但实际应用时会遇到大量细节的问题。如果没有一个人一起商量、一起琢磨,真的是很难摸着门道。而且这是管理层的方法论,对于仍旧没能进入管理层的我等一线员工,研究这个似乎也是纸上谈兵,没什么效果。就比如最基本的,文中说要把个人的目标和企业的使命、愿景结合起来,我仔细想了想,根本不知道我司的使命或者愿景是什么……

至于之前听到的OKR哲学层面的效用,跳过实践直接使用也未免有些牵强。所以,对于OKR的研究,浅尝辄止就够了。

团队中的四个共同体

宁向东管理学里学到的一个概念。

组织中,维护员工和企业关系的有四种“共同体”。

  1. 职业共同体
    在这种共同体下,员工通过劳动获得报酬,工作的目的是为了生存。
  2. 利益共同体
    通过给员工派股,激发员工工作动力,让员工思想从给“别人”打工转化为给“自己”打工。所谓“财聚人散,财散人聚”。
  3. 事业共同体
    组织在一起,完全是为了做好、做成一件事,为的是自我实现,较少考虑利益得失。
  4. 命运共同体
    企业的成败,以自身命运做赌注。

消防车

周三家里发生火情,被路人及时“扑灭”,虚惊了一场。

下午妻出门接娃,电磁炉子上的中药没关火。

没一会儿,水烧干了,炉上开始冒烟。火灾警报器开始蜂鸣。

不一会儿,烟雾和警铃引来了正在附近遛弯的两个洋人大爷大妈。大爷敲门没有应答,便拨打了救火电话。后来发现后院门没锁,便“闯”入家中,关了电磁炉,开窗散烟。

大爷再次报警,报告了进展。正在打电话时,我们一家刚好赶回。

大妈和我们叙述了具体经过,并说虽然没事了,消防员们还是要来。我对他们表示了感谢,不安中等着消防车🚒。

没一会儿,消防车来了。下来三个消防员,虽然被告知已经没有“火情”,他们还是每人扛起了一套专业装备(包括一个氧气管),全副武装随我进入家中。其中一个大叔,拿起内部已经被烧焦的锅,小心翼翼地移动到室外对其进行检查。确定它温度降下来后,才把它放在一旁。

期间他们询问了我们事发的前因后果,然后开始检查整个房间里的消防安全工作,并强烈建议我们在卧室门口再多装一个警报器。我连连点头,深表同意。消防员叔叔看到妮妮,想了想,和一个助手说,看看我们车上有没有,直接拿来装上吧。又转头和我说,家里有小盆友,装一个好,这个不收费。装完警铃,消防员们就准备撤了。

我们惶恐不安,正等着交巨额“出车费”时,却被告知此行免费。我和妻一脸疑惑的问大叔,真的啊,那什么情况要收费呢?大叔说,只有报假警的情况才会被罚款。

在门口告别时,其中一个消防员还拿来了一个贴画和气球送给了妮妮,妮妮腼腆的笑了笑。我们一家人站在门口,送别了消防车。

忽然,我一拍脑门,这么难得的体验,忘了拍照了!

只好用妮妮的日记代替图片啦

You Might Also Like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