争吵

愤怒

昨晚做了个梦,和别人吵架。

事情大概就是,在一个商场里面买什么东西,付款的时候说可以刷卡,于是我就拿信用卡付了款。本来没什么,可是刚刷完卡,那个收银员突然说,「用信用卡不能退款」。顿时我就气不打一处来,能不能是你的义务,退不退是我的权利,何况我这还没走呢话就说这么满,于是我就开始和他理论。

其实本来我不想退货,我也不想吵架。即便是开始和他理论的时候,我也是抱着速战速决的心态,不愿多费口舌。可是在一连串的讲道理后,对方还是不愿认错。我感到自己肾上腺素开始加速分泌,把手机录音功能打开,让收银员叫来经理,开始和他们一起吵。

不知是不是肾上腺素的因素,很快我就醒了。躺在床上,半梦半醒时,我开始反思。

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现实,我相信我还是会不免要和他去理论。细想吵架的原因只是一个很小的问题,但动机却很复杂。一个是追求「公平公正」的动机,即捍卫消费者权利。但仔细想想,更深层次的动机,实际上是争吵本身。在吵架的过程中,因为我自觉「有理」,所以会下意识的生气,并和对方理论。虽然我很气愤,却又着实在享受着这种气愤带来的正义感。意识到这一点后,惊讶地发现,自己没有停下争吵,正是在享受这种感觉。

之前读过一本书《为什么佛学是真的》。里面在讲到人的感情时就提到,「被惹毛一般来说是让人不开心的事情,但你得承认在这种情绪里面仍有一丝让人愉悦的成分——那种让你充满正义感的生气的理由。」从今日之事看来,作者说的没错。之所以愤怒,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得到这种愉悦感。

人们的「愤怒」情绪来自外部,比如被人放鸽子、被人推搡、被人羞辱等等,在接收这些信息并分析时,人们会思考这种「不公平」对自己的意义。当分析出负面结论,如「对方有敌意」,则会产生「气愤」的情绪。这个时候,是受到伤害并「不爽」的部分。

在感受到这种「愤怒」后做出反击的行为,才是这种「愉悦」的源头。不论其表现出来是报复也好,争论也罢,都是一种维护正义感的行为。人们所享受的,正是这种充当正义化身的感觉。

「伸张正义」让人们自我感觉良好,并收到他人的赞颂。这种良好的感觉和别人的恭维,又回进一步激发人们「伸张正义」的行为。这就形成了一个正向激励,促使人们更倾向于「伸张正义」。更进一步,把「不公平」情绪的对象从自己换成他人,我们就可以通过共情他人,跳过对自己的伤害,直接执行「伸张正义」的过程——即帮助受害者惩罚施暴者。这种代替他人「伸张正义」的过程,也会带来正向激励。

但是这种「正向激励」究竟是好还是坏呢,大家自己思考吧。

息怒

总结一下,人们在愤怒时会经历两个步骤——认知和反应。舒缓「易怒」症可以对应这两方面分别入手。

对事情的理解上,应该积极向上。宁愿相信对方有苦衷,也不要冒然揣测对方有敌意。很多模棱两可的事情,尽量往好的一面去想。另外也要接受每个人三观不同的现实,「正义」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不同的定义。最后,承认人性是自私的,「无私」值得表扬,但「自私」绝对没理由指责。

在我的梦境中,收银员的正义是服从命令、遵守规定,我的正义是消费者应有的权利。他在做他的本职工作,因此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;我在维护我自己应有的权利,也没觉得有何不妥。互相之间信念不同,自然谁也不能说服对方,一味争吵只能更加刺激对方。

在对事情做出反应时,宜三思而后行。所谓三思,第一,思考自己应有的反应。可以选择「报复」,扩大事态,两败俱伤;也可以选择「原谅」,高抬贵手,宽以待人;或者选择「折衷」,提出抗议,但不责怪。第二,把自己「剥离」出来,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,思考自己即将作出的反应是否合宜。第三,思考自己的初心是什么。比如约会时对方迟到,两人初心是共度美好时光,而不是因为迟到而争吵不休。

对于我来说,听到对方说不可退货时感到不悦时,我顺从了自己的情绪,做出了反击行为——争吵。但我可以选择忽略他说的话,因为第一我并没有退款需求,第二和他争也没有用。最重要的是,我的初心是购买物品并享受它的使用价值,是为了增进自己的幸福感,而这种无谓争吵所带来的却是和我真实期望是完全相反的。

You Might Also Like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