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作纠结事一二

运营公众号其实是个很纠结的事情。

公众爱看的,自己不会写;自己爱写的,公众不爱看;自己会写而公众爱看的,自己又不爱写。

简单统计自己公众号运营这多半年。发文40篇,平均阅读数不过百。关注人数涨的也是不愠不火,有篇文章能涨三五个,就足以偷着乐些日子。

1

关注者在我看来分为三类。

第一类是亲朋好友。其庞大的基数一度让我觉得公众号不过就是较长的朋友圈。

第二类是对移民新西兰有兴趣的朋友。其实这部分人本就是我开公众号最开始的受众,希望分享一些自己移民新西兰的经历,以及在这边生活的一些见闻。可移民这件事,本来就是一锤子买卖,所以内容上可写的东西不多。无非就是把自己的故事写出来,给别人做个参考,也就完事了。至于日常生活,各类新西兰媒体公众号无论数量还是质量,都要远远高于我的公众号。况且实在有兴趣,到不如加我微信号,看我的朋友圈来的直接。

第三类谜之读者,我完全不能够知道他们的身份、动机。一方面,我写的文章内容过杂,从技术到人文无所不包;另外也是这些神秘读者不留言、不赞赏,只是默默关注,不时阅读一篇,偶尔点一个赞。

于是我纠结,目标受众究竟是谁?

2

内容创作上,我在不停尝试不同的风格。

有纪实类说明文、叙述文。这类文章集中在新西兰移民相关内容。包括去年重写公众号开始的几篇个人经历,以及今年中写的《新西兰工作那些事》系列,还有零散的几篇个人工作心得的文章等。个人感觉这类文章被阅读的次数应该最多,因为从微信后台提供的统计来看,“搜索”跳转的阅读量每天都占一半以上。

有技术类文章。工作是码农,平日免不了和技术打交道。算不上大牛,写不出万人敬仰的代码,所以写一些浅显的技术类文章,即是通过“输出”来倒逼“输入”,也是希望和各行各业分享技术的发展,偶尔能够“碰”出志同道合的朋友,也是算是一桩幸事。

有纯文学的创作。之前为了准备重开公众号,读了不少纯文学的作品。不曾想到,梁实秋、阿城、王小波、汪曾祺这些大师的作品,读后不但文笔没增进多少,反倒是对自己文章严格了不少。也因此每每动笔,都是翻来覆去的增改,都不甚满意。偶尔眼斜,自我感觉良好,就会发那么几篇。

我纠结,内容应该写成什么样子?

3

不同的公众号,排版各不同。

有的以图片为主。图片的好处是直观,可以简洁明了的表达作者的意图,也符合当今碎片化阅读的潮流。但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去搜图、制图,而且由于内容过于容易理解,反而可能不会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有的以文字为主。这类文章像是PPT,读起来比较轻松。虽然图片内容和文字不一定有关联,但因为图片从版式上将文字隔离开来,给读者以更多“空间”来在不同的段落间喘息。这类排版根据图片和文字的多少,耗费的搜、制图时间也不尽相同。

我的文章则喜欢以纯文字为主。因为我太懒了。有几篇技术类文章图片比较多,也是因为在发文之前已经用PPT在公司做技术分享。不过我在慢慢尝试缩短每一段的长度,来适应碎片化的阅读方式。

我纠结,排版究竟应该怎么弄?

4

写作的出发点,也可分为两种。

多数的公众号都有一个主题,比如旅游类、读书类、搞笑类、育儿类等。主题固定的好处非常多,比如受众群体比较固定,内容也只需要围绕主题来展开,久而久之,会慢慢积攒一定人气。

不过主题类公众号对作者创作的限制很大,因为需要围绕主题,所以主题的广度决定了文章的广度,比如“新西兰移民”<“新西兰”<“国外”,广度越来越大。广度小的主题,很快就会把“内容”写完,而广度过宽,有容易把写的“零散”。

一开始,我便把公众号内容的宽度定义的很宽——“分享”。虽然有些滑头,但这样一来,似乎什么类型的文章我都可以发了,我也是这么做的。这样的一个后果就是内容缺乏核心,写出来的东西没有章法。

我纠结,写作究竟为谁?

5

这些问题,和其他一些更加现实的问题一样,我都没有答案。

纠结,说白了都是焦虑。焦虑内容,焦虑粉丝,焦虑平庸。

不过这年头,谁不焦虑呢?焦虑没法逃避,想不焦虑,首先要接受它,从心底承认它,然后再想办法改变。

很多时候,我们改变的动力都是来自焦虑。不焦虑健康状况,不会去想着注意饮食、增加运动;不焦虑财政状况,不会去想着挣钱糊口。尽管焦虑是一种负面激励,但好歹也算是一种激励。

现在把这些焦虑提出来,写下来后,我的内心好像没那么纠结了。

You Might Also Like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