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新西兰打工度假

2015年9月,首都机场,两个大箱子。飞机缓缓地在跑道上滑行,加速,升空,航班的终点是悉尼,我转机去奥克兰。出发的决定很仓促,我的心情无比复杂。不一会,飞机升空。窗户外面,北京的夏天还未结束,雾霾已经回来,天气阴沉沉的。

打工度假签证

计划申请新西兰Working Holiday Visa(打工度假签证,以下简称WHV)是2014年底的事。

打工度假签证,是一些国家针对18到30岁外国青年人开放的特别签证,该签证允许持有人在一定条件内,在这个国家自由的工作、游玩。许多国家都有这个政策,包括澳大利亚,新西兰,日本,欧洲大部分国家,还有中国。

在2014年,只有新西兰,自2008年起向中国开放了这个签证。

对于中国的申请者,该签证每年会发放1000个名额。最初几年,申请的人数不多,有的年份甚至出现申请人数不足1000的情况。大约2012年后,申请人数开始激增,大量的申请者,在每次开放申请的几个小时内,便会上新西兰移民局的网站瘫痪。

考雅思

申请WHV的条件并不苛刻,高中或以上学历,18到30岁之间(31岁生日以前),雅思5.5以上(现在同样承认托福成绩),身体健康,4200纽币(2万左右人民币)存款。

对于当时的我,除了雅思,条件都满足。所以我的第一要务,就是在5月份开放申请前,报名考试雅思并考够5.5分。

年后回到北京,我开始利用闲暇备考雅思。之前美国出差的三个月,让我对自己的英语水平产生了深深的怀疑。在做完一套模拟试题后,这种怀疑变得更加强烈。

备考的日子里,忙碌不已。六点下班,坐地铁回家,爬六楼,再下去遛狗,再爬上来,做饭、吃饭、洗碗。九点钟,昏昏沉沉,开始做题、练作文。

两个月后,4月30号的早上,也是雾霾蒙蒙,考点在东四环的一所高校。

我一早赶到,在附近的星巴克里,故作镇定的点了大杯美式。肾上腺素,或是咖啡因的缘故,我的心跳个不停。具体考试的情形已经记不清了,只记得考完后,我穿过一条狭长的小路,小路上快步行走着形形色色的人们,路两旁充斥着各类小商小贩,我顺着人流走到地铁站,汗流浃背,接着上班去了。

一个星期后,成绩出榜,6.5分。Working Holiday Visa(打工度假签证)对英语水品的要求是雅思5.5分,新西兰Skilled Migrant Category Resident Visa(技术类移民签证)对英语水品的最低要求就是雅思6.5。

签证申请

5月19号,当地时间上午十点,北京时间清晨6点,新西兰移民局的网站开放了2015年度中国地区的WHV申请。5点半刚过,移民局的网站便开始加载缓慢,临近6点,大部分的访问都超时了,每一个申请者,能做的除了骂街,只有不停的一遍又一遍刷新页面,期待奇迹出现。

就申请的步骤来说,并不繁琐,但需要填写的内容很多,个人信息,健康状况,人品调查,付款信息等。每一个步骤都要重新加载一次页面,每一次的加载和保存都要冒着被挤掉线的风险,所有步骤完结之前,都不能确保名额到手。

有的人会在移民局网站提前练习,很多发达国家并不限制名额,他们早早演练一遍要填写的内容,并尽可能的想办法缩短自己的填写时间。有些浏览器提供“自动填表”功能,于是有的人先用真实信息过一遍流程,让浏览器“记住”,下次直接“一键填写”。不过也有人用真实信息练习,并在最后提交了申请……结果就是被移民局拉入黑名单,中国名额就算抢上也会被拒。

有一些可爱的程序员,干脆直接写一个脚本,实现填写信息自动化。根据自动化的程度,这些脚本又分为几个级别。初级选手,脚本中硬编码个人信息,在网页加载后自动填充,人工核对并继续;中级选手,完整流程自动化,加载网页,填充信息,提交表格;高级选手,完全后端执行,自动加载网页并处理各种异常,完整的流程状态模型,可配置的个人信息,以及多线程的任务处理。

因为备考雅思的关系,我只抽空写了一个拙劣的脚本,模拟浏览器加载网页,填写我的个人资料并自动提交。实际效果就是,和人工手点没差别,同样加载网页和提交表格需要拼人品。讽刺的是,最终能申请成功,也只是在普通的浏览器里。

后来我了解到,全自动申请whv早已成了小小的地下产业,网络上大量的帮抢名额服务,要价从大几千到几万不等。有一个南方某省的大三学生,要价一万一个,每年可做到一百多个,也就是单靠新西兰whv,便净赚了一百多万。

因为中国网民潮水般的热情,移民局网站从5点多一直高延迟的运行到10点多,最后一个名额被抢完。我幸运的成了这1000名中的一员。

20天后我提交了签证申请,又20天后签证获批,最终于9月的一个周六,我踏上了传说中的中土世界。

You Might Also Like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