伪球迷的世界杯情怀

最近一个月,是属于世界杯的一个月。全世界最顶尖的32支国家队相聚一起争夺金杯,为广大球迷和伪球迷献上无数足球饕餮。

今年俄罗斯世界杯,所在时区和中国大陆只差5个时区。球赛开始时间多是北京时间晚上6点到凌晨2点。除了2点那场稍微有点晚,其他比赛场次都赶上了晚餐/夜宵时间。尽管现在正是盛夏,但因为世界杯,夜晚不再漫长,酷暑不在难当。

有球赛的日子,下班后与三五好友,或小酒馆,或大排档,或小酌,或畅饮。没人在乎你是不是一个月的球迷。众人一起对着电视,指点江山、嘲讽解说。遇上好球,欢呼雀跃,喜笑颜开,比进球队员还要兴奋;遇上臭球,捶胸顿足,拊手嗟叹,不一会儿又专注起来。懂球的多说两句,不懂的人跟着喝彩,推杯换盏,朋友之间因为足球变得更加亲密。

足球酒吧

可惜,身处新西兰大农村,这种场景只能想象而已。

新西兰地处东12区,和国内差四个小时,比赛时间从当地时间晚上10点到凌晨6点,横跨整个睡眠周期。如果要看球,又不影响作息,要么晚睡,要么早起。

不仅是时区,这边季节和国内也是相反。国内正值酷暑,正是穿着裤衩,趿拉拖鞋,甩开膀子喝着啤酒的季节;但在新西兰,则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,穿起来裤衩背心总是感觉怪怪的。

新西兰地处南温带,国内三伏,这边三九。尽管奥克兰最低温度仍在0度以上,苦于没有暖气和空调,看球仍需要勇气;遇上比赛在清晨,还需要一定毅力。

天还未亮,闹铃响了,先从温暖的被窝里伸出一只手,迅速关掉它,在手臂变冷前迅速收回被窝。等手臂又暖和起来,在心里给自己打气,”我是球迷,我要看球”。然后一鼓作气,掀被、下床、穿衣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这才算罢。至于啤酒什么的就算了,冲杯咖啡或是热巧克力,身子暖起来,才算是做好了看球准备。

如此世界杯,也算是新西兰特色。

其实新西兰本地人对足球世界杯热情并不高,新西兰最引以为傲的运动是英式橄榄球。新西兰橄榄球队在世界上数一数二,队服是一色黑,人称全黑队(All Black)。足球队在大洋洲数一数二,主场队服一色白,人称全白队(All White)。

大洋洲世界杯参赛名额只有0.5个。这意味着即使是大洋洲冠军,仍需参加附加赛和另外一个国家争夺决赛席位。早些时候,新西兰长年被澳大利亚压制,大多情况下都是由袋鼠军团代表大洋洲参加附加赛。有趣的是,1982年世界杯预选赛,新西兰爆冷击败澳大利亚,后来凭借附加赛中2:1击败中国队首次晋级世界杯决赛圈。

2006年,澳大利亚被分到了亚足联。得益于此,2010年,新西兰第二次杀入世界杯决赛圈。新西兰一场未负,三战三平,力压卫冕冠军意大利,小组第三名出局。

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,新西兰在南太平洋依旧罕逢敌手,7胜3平1负晋级洲际附加赛。可惜总比分0:2负于秘鲁,没能晋级2018俄罗斯世界杯。

世界杯情怀

本届世界杯,荷兰队遗憾没能进入决赛,一时间不知道该支持谁。足球运动员的巅峰年龄都很短,大多数运动员年过三十体力就跟不上了。四年,能发生的事情太多了。像我这种伪球迷,下一届世界杯,熟悉的面孔就更少了。

昨天,法国决赛4:2击败克罗地亚,时隔20年在俄罗斯再次捧起大力神杯。这20年来,我也从一个足球盲变身成了一个兢兢业业的伪球迷。伪球迷看球,世界杯也好,欧洲杯也罢,技战术什么懂不懂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份情怀,重要的是自己和足球的故事。

1998年,第一次听说世界杯。那一年,法兰西在齐祖带领下,击败拥有“外星人”罗纳尔多的巴西队,荣获大力神杯。彼时我还在上小学,小虎队干脆面有世界杯主题集卡片活动,每袋干脆面里面有一张球星卡,收集卡片也就成了我的乐趣之一。齐祖、大罗、苏克,那一年,认识了一大堆球星。

star-card

2002年,韩日世界杯。中国队44年后首次进入决赛圈。有中国队比赛时,老师索性停了课,打开多媒体电视直播比赛,全班一起为国足呐喊助威。巴西、土耳其、哥斯达黎加,中国队的三个小组赛对手,至今印象深刻。最终中国队一球未进,还分别负了4、3、2个球。那届以后,中国足球至今还没能进入世界杯决赛圈。

2006年,高中毕业。因为早早确定了学校,就开始起早贪黑看德国世界杯。那一年印象最深刻的两个人,无疑是黄健翔和齐达内。前者在解说意大利和澳大利亚比赛时,因为加时赛格罗索创造的一个点球激动不已,一度失声表达着自己对意大利的赞赏,不久后后离开央视。决赛中,后者在加时和马特拉齐发生口角,一时冲动用头撞向对方胸口,被红牌罚下,同年退役。两个人都因为冲动提前告别了世界杯。意大利最终点球大战击败法国,站在世界之巅。

齐祖

2010年,南非世界杯。一晃四年,大学毕业。南三环附近,公司给租了一个房子,每天加班回去后,世界杯成了不多的娱乐项目之一。那一年,热情奔放的荷兰队,一路高歌猛进,杀进决赛。决赛时对阵西班牙,被伊涅斯塔加时赛打进制胜一球,惜败西班牙错失大力神杯。尽管如此,但那一抹橙色,却成了我记忆中那个夏天的颜色。

2014年,巴西世界杯。这四年里,换了工作、搬了家、还养了一条狗。荷兰队首战遇上了上届决赛冤家西班牙,范大将军世界级鱼跃冲顶,帮助荷兰5:1大胜西班牙,报了四年前的仇。可惜,半决赛点球大战负于阿根廷。三四名决赛中,3:0战胜了东道主巴西队。荷兰队一场未负,再次成为”无冕之王”。梅西带领的阿根廷,还是没能约过德国战车的防线,后者第四次夺得世界杯。

2018年,俄罗斯世界杯。这四年,凭着一股憨劲,硬是移民到了新西兰。荷兰、意大利都没能进入决赛圈。德国、西班牙、阿根廷纷纷遭遇滑铁卢,倒是日本、比利时、英格兰的出色表现让人颇感意外。分在“死亡之组”的格子军克罗地亚,更是一路杀入了决赛,和法国开始了进球大战。4:2的决赛比分,克罗地亚输了奖杯,却赢得了全世界球迷的尊敬。

多年以来,世界杯逐渐变成了一个四年一见的老朋友。每一次聚在一起,忆当年、评当下,总有说不完的话。两人抵足而卧,畅谈四年来彼此改变,彻夜不眠,只为珍惜这久别后的重逢。等金杯之争尘埃落定,才又依依惜别。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

世界杯,四年后再见。

You Might Also Like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