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阳日记 03-18 麦当劳

刚毕业的那会儿,我住在三环内一个国有单位宿舍里。

那是一个两房,房间小、设施简陋,价钱也高。不过因为那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房间,所以一开始并不觉得辛苦。

住所周围很繁华,做什么事情都很方便。因为家里太小,而且光线也不是很好,所以有一段时间我总喜欢去附近的麦当劳待着。

那个麦当劳步行要走一公里左右,很远也很近。那段时间,看了一本书《五天学会绘画》,迷上了画画。所以很自然的,我就带上画画的工具,坐到麦当劳里练习画画。

麦当劳一进门的左侧,有一排座位靠着墙。靠近墙角的地方,恰好可以避开收银台,但一览整个客区。我便时常坐到那里,随便找个对象,开始安静的作画。

那本书名字说5天学会画画,不过真的要5天就能画好,简直不要太痴心妄想。我那时很害羞,不好意思盯着人看,所以临摹的对象多是桌椅、墙等室内的装潢。还有我的左手。

有一次,和一个挚友约在那里聊天。他说他准备离开北京,回老家去了。饭后,我和他说起,可不可以临摹他画一个头像。他爽快的答应了。我给他点了大杯可乐,让他慢慢喝,同时让他侧脸对着我,身体尽量不要动。

麦当劳里人来人往,但很少人关注我们在做什么。那样繁华的地段,每个人都很忙,所以这也很正常。绘画书上说,画画时要摒弃左脑,停止逻辑思考,所以我尝试不去想别人。他则看着远方,若有所思。我们互相沉默着。

等我画完,夜已经深了,他的可乐也早已喝完了。麦当劳里,散落的坐着几个客人。我不好意思的把画拿给他看,脸稍微有些变形,鼻子也画的小了些。他说很好。他想要去,我执意不肯,我说等下次画一张好的再送你。他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

生命中,总有一些时刻,我们会和一些人某种联系。在当时看来很普通的一次相遇,也许多年后会变成一段一生难忘的回忆。也有些人或事,以为自己一辈子不会忘,结果多年后变成一张照片或是日记本里的发黄的一页。

后来,他回老家了。我换了一个稍偏但大些的房子。而画画,因为太耗时,就慢慢放下了。那一张肖像画,竟成了至今为止唯一一幅人物作品。

如今,每每翻出那副画时,都能想到他、麦当劳和那一年。

You Might Also Like
1 Comment
发表评论